外国人眼中最有名的中国人(外国人眼中最出名的中国人)-欢鸽网
右侧
欢鸽网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最新 > 正文

外国人眼中最有名的中国人(外国人眼中最出名的中国人)

作者:投稿发布时间:2022年12月01日 00:40分类:最新浏览:24


导读:华人星光原创作者:华人星光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2019年的一家拍卖行,发生了令人咋舌的事情,吴冠中一幅画拍出1.3亿天价,赵无极两件画作分别拍卖过亿,这两位艺术家有一位共...

华人星光

原创

作者:华人星光

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

2019年的一家拍卖行,

发生了令人咋舌的事情,

吴冠中一幅画拍出1.3亿天价,

赵无极两件画作分别拍卖过亿,

这两位艺术家有一位共同的老师,

他叫

林风眠。

风眠二字,

至清至简,如诗如画,

原自逍遥意,“好色”存世间,

此色非彼色,红尘渡因果。

一生波澜壮阔,所为意想不到,

100年来,

他为何还被中国人奉为圭臬?

为何仍被西方人顶礼膜拜?

他的人生最初,

缘起于五彩斑斓的世界,

山间日月星辰的光辉,

峰峦阴晴雨雪的四季,

在他眼里,

落下艺术浓墨重彩的画笔。

15岁无师自通学绘画,

老师给他的作品打出120高分,

对学生们解释说:

“画的和我一样好是100分,

林风眠比我画的好是120分。”

惊人的绘画天赋,

将他推向法国美术最高殿堂:巴黎美院。

留学期间,

他创作《柏林咖啡》《平静》等作品,

笔触奔放,光色交叠,

充满西方后印象派和表现主义力量。

在斯特拉斯堡举办的,

“中国古代与现代美术展”中,

林风眠的巨幅油画《摸索》,

令法国人惊叹不已,

全幅布满古今伟人,

个个相貌毕肖且描绘其精神,

荷马蹲伏地上,耶稣之沉思,

托尔斯泰折腰伸手,

易卜生、歌德、梵高、米开朗基罗等,

皆有摸索奥谜之深意。

他们很难相信,

创作出如此光形俱佳、

功力深厚的油画作者,

竟然是个中国年轻人!

1926年,林风眠回国,

当蔡元培看到他的画作,

兴奋地直喊:“得乎道,进乎技矣!

我给中国找到了,

‘美育代宗教’的中坚力量!”

蔡元培大力保荐下,

林风眠年仅26岁,

就当上了全国第一所最高艺术学府:

“北京国立艺专”的校长,

也是全世界最年轻的艺专校长。

意气风发年少成名,

这是辉煌的开始,

也注定了悲戚的结局。

在教学中,

他领略到了中国古瓷的绚烂色彩,

民间艺术的奇特魅力,

促使他在中西方艺术泾渭分明的时代,

决意走一条“离经叛道”之路:

中西合璧,艺术相融。

那毕竟是一个蒙昧而晦暗的年代,

可林风眠却冲破重重阻碍,

让艺术焕发出最夺目耀眼的光明。

他请来了当时还未成名,

被嘲笑是“乡巴佬”的

齐白石

任教,

又设法请来了法国油画家

克罗多

甚至还请了新文化运动的作家:

周作人、谢冰心、

郁达夫、萧友梅

等。

戏剧、雕塑、文学,油画,

取百家之长,成中西合璧之技。

他发起成立北京艺术大会,

打破中西隔膜,

将2000多件作品混合展出,

这是

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,

展品最多的一次艺术展览。

当年,艺术是上流社会的标志,

以彰显身份地位,

五四运动后,

先进的文化人提出了“大众的、

民间的文艺”等口号,

但绘画界能身体力行的并不多。

林风眠第一个提出:

艺术不能由少数贵族独享,

乃是全民族各阶级共享的艺术。

他组织学生画民间苦难,

走向街头走向大众,

如此大胆的改革方式,

当时是首开先例。

蔡元培说这已不是简单的艺术教学,

而是一场艺术革命。

林风眠为中国艺术所做一切,

已是一座可望不可即的高峰。

可是,

在腐朽主流思想和派别之见压迫下,

他还是失败了。

1927年,林风眠被迫离开北京,

心怀宏大理想重新启程:

“以美育代替宗教,

用艺术影响社会。”

他创办了杭州艺术院,

如果说在北京国立艺专,

他成就了艺术界教师的辉煌阵容,

那么在杭州艺术院,

他则培养出了中国现代美术界半壁江山:

李可染、吴冠中、王朝闻、

艾青、赵无极、赵春翔、

朱德群......

这些现当代声名赫赫的艺术家,

都是他的学生。

那是十年短暂的安宁,

他个人艺术成就达到了巅峰,

青山雾里,秋树枫林,

他把满腔狂热化作笔尖倾泻的点墨,

当国画和油画结合,

原本颜色单调的水墨画,

成为绚丽多彩的新世界,

自是另一种别样美丽,

如梦如幻,至真至纯。

他走到了个人艺术的巅峰,

是最早进行国画改革的画家;

是“中西融合”艺术的倡导者、开拓者;

是中国现代美术的重要奠基者,先驱者,

被誉为

“中国现代绘画艺术之父”,

蜚声国际艺坛,被西方人膜拜。

这本是民族艺术的蜕变振兴,

可他低估了现实的残酷血腥,

耗尽心血的经营,

到头来不过还是破碎的浮云。

1937年,日寇的铁蹄踏碎了河山,

也踏碎他“调和中西创造时代艺术”的梦。

汪伪政权高官找上门来,

许以重金聘请,他誓死不当汉奸,

带着妻女流亡到嘉陵江边。

握画笔的文人,

一贯被笑手无缚鸡之力,

却没曾想,

国破家亡之际,多的是硬骨头。

林风眠住在江畔一个旧仓库,

自己买菜、做饭、洗衣、打扫,

那些曾经当校长、住洋房、

乘坐私人汽车的日子,

都成了遥远的过去。

他说:

“纸醉金迷的生活将人味耗尽,

如今体验着中国几万万人的生活,

才教我真正变成了人。”

拒锦绣安逸而奔向苦难,

他自嘲是“不好高官厚禄,

只愿做一个‘好色之徒’。”

于是轰动业界融合中西的“风眠体”,

在陋室横空出世:

山水无情,触笔生情,

山河辽阔,处处风景。

人间苦难,凝于画中,

忧思我国,赤子之心。

战争让一切变得荒芜,

没有油画纸,

他就改用四川宣纸的“方纸布阵”

在仓库中不停的画,

千幅作品或沉重或凝实,

或黯然或热火。

当时中国最大最具影响力的,

百科全景式老期刊《东方杂志》,

曾著文这样介绍:“新画中殊多杰作,

如林风眠、徐悲鸿诸君,

皆有极优之作品,

尤以林风眠之画最多最富于创造价值。

不独中国人士望而重之,

即外国美术批评家亦称赏不止。”

那个时代让很多艺术家失去了画骨,

将艺术当成了歌功颂德的工具,

林风眠偏偏要掀开遮羞布,

《痛苦》《悲哀》两幅作品,

赤裸裸揭露黑暗世道和人的被杀戮。

蒋介石曾偕夫人回奉化,

路途中见到《痛苦》一画,

就问林风眠是何意思,

他说:“表现人类的痛苦。”

蒋气呼呼地走了:

“青天白日之下,哪有这么多痛苦?”

上层对于苦难视而不见,

艺术家们也趋之若鹜粉饰太平,

唯有林风眠,

无党无派,卓然独立,

唯其难能,尤为可贵。

不唯上,只唯实,

笔触、神采、气魄,

他追求的淳朴艺术价值,

超越了这世上所有功利,

不为赞歌,只为苍生,

这样的性格,

注定他会痛苦,会悲哀,会孤寂。

和平年代,林风眠第三次燃起斗志,

他以为这一次“百花齐放”,

“东西方和谐和精神融合的理想”,

必然能够实现。

然而他又错了,

命运总是将他捉弄得遍体鳞伤,

那十年的无情,

让留在大陆任教的林风眠苦不堪言。

被冷落、被边缘、被批判,

他绝不妥协:

“我要理直气壮的活下去。”

学校走廊中有学生见他走来,

会把身子贴在墙边,

就像躲避瘟疫一样。

为了不牵累任何人,

他把自己半生心血,

足足2000多幅画狠心烧掉。

哪怕被关进狱中,手铐嵌的血肉模糊,

他也绝不低头,

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

一夜西风,铁窗穿透,

沉沉梦里钟声,诉不尽人间冤苦。

一切结束后,

林风眠担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,

为上海乃至全国美术事业,

作出巨大的贡献。

还将这一时期创作的105幅作品,

全部捐献了国家。

风烛残年他住在香港,

凭记忆重画被毁掉的作品,

几乎一直画到生命的终点。

89岁高龄,

他创作了《恶梦》《痛苦》,

是水墨绘画中均为罕见的大幅。

画作是画家灵魂的凝结,

这两幅作品所展现的思想,

比他青年时代愈加强悍勇毅,

经历过人生三次失败,

悲哀已然不多,

孤寂也不能阻挡什么,

只有涛声般的沉吟与响雷般的呐喊,

依旧响彻世间。

1991年,林风眠逝世,

一生为振兴民族艺术而战,

为美育完善民众道德而战,

波澜壮阔又伤痕累累的人生归于寂静 ,

他为后世留下的故事,

是一卷世纪性的艺术百科全书。

中国画院院士黄永玉,

在《比我老的老头》一书中,

曾这样写到他的去世:

林风眠来到天堂门口,

“干什么的?身上多是鞭痕?”

上帝问他。

“画家!”林风眠回答。

他的弟子吴冠中撰文纪念:

无论“从东方向西方看,

从西方向东方看,

都可看到屹立的林风眠。”

木心为他所写《双重悲悼》中说:

林风眠先生曾经,

是我们‘象征性’的灵魂人物。

央视《百年巨匠·林风眠》评:

林风眠,

是整个20世纪中国美术界精神领袖。

20世纪初中国美术教育的奠基人,

中国现代绘画艺术的先驱,

是迄今为止,

世界上最年轻的艺术院校掌门人。

1999年,林风眠故居纪念馆修建,

2010年,林风眠艺术产业园成立,

2020年,林风眠美术馆揭幕,

从他喊出“为艺术而战”,

一百年过去了,

他的学术血脉传承流淌至今,

他的作品在当代大放异彩,

中国美术教育的发展,

依然被他的思想所推动着,

中国人、外国人不断涌来他的故居,

依然在朝拜这位

中国现代艺术史上,

乃至世界美术史上,

举足轻重的一代宗师。

惊绝艳艳,飘萍孤鸿,

画笔颜色点缀世间,

人生海海凭风而眠。

他是一座艺术的丰碑,

因为他引进西方油画,

熔铸中西,汇通文野,

中国艺术画纸上,

从此有了五彩斑斓的颜色;

他是一座灵魂的丰碑,

为民族文艺振兴,为人类艺术而战,

不为时局左右,一生不改其志,

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;

他是一座大师的丰碑,

兼济天下,有教无类,

百年知识分子艺术家的激情和热血,

万马齐喑的一声惊雷,

他是落入凡间惊鸿客,

是艺术的殉道者,

笔下可撼掘星河。

载沉载浮,亦悲亦喜,

画笔尽展中国色,

漫漫长河总有时。

2022年,

林风眠逝世31周年祭,

缅怀一代大师!

END


欢鸽网| 沪ICP备2021003167号 网站地图